父亲节·散文与诗丨“快回去吃饭,饭凉了”

2019-08-06 03:32:55 标题分类:情感散文 关键词:船散文集 阅读:32

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刘瀚潞

今天是爸爸节。

虽时至六月,但天气仍显得有些内敛,半分晴半分雨,一点都不热烈。

这不由让人想起,很多人的家里也有一位像此日气般“内敛、不敷热烈”的人。那就是爸爸。

幼年时,总觉得“爸爸”一词有些慎重,以致不会轻易用这个辞汇称呼他。及至觉察他头发里夹杂的鹤发有些刺眼,他开始拿远了看手机屏幕上已调得很大的字,他像母亲一样缅怀生活中的细节……于是,在时候的流逝中,我们渐渐看清父亲的“身影”,谁人带着“少年气”的“爸爸”也渐突变成“爸爸”。

今天,我们一起来读一读文艺作品中的父亲,看湖南作家和诗人们对于爸爸的描画,能否让你更清楚地瞥见“爸爸”。

唐浩明《爸爸的两次落泪》选段

父亲大概又想起了他的曩昔,想起他的母亲、兄姊,想起他与后代的长久离散,想起那些他常常觉得应当回报而无法回报的有恩于他的人。

王跃文《得造花香》选段

有一年正月请吃酒,爹拿出两瓶竹叶青。乡间人没有喝瓶子酒的,从队上打的甘蔗酒喝完了,就去大队代销点打别的散酒。竹叶青是外埠酒,客人们看得极稀罕。近邻屋的礼叔讲:“哦!这么好的酒!哥你本来就不是喝散酒的命!你要是不背时,天天喝瓶子酒!”

爹本来是个念书人,因言获罪回籍当了农人。礼叔这话爹是不能接腔的,只是笑道:“这两瓶酒我藏了好几年了,喝吧,喝吧。”

“哦,药酒,药酒,肯定很补!”

“这么好的酒,舍不得大口大口喝!”

客人讲酒好,娘自是欢欣,不停地往火塘里加青炭,茶堂屋热烘烘的。

礼叔问:“竹叶青是那里的酒?”

爹说:“山西杏花村出的,上千年的老牌子。那时我还在工作上,去山西看过杏花村。那是个大酒厂,老远就闻得酒香。”

“山西好远啊!我们王家都是从山西三槐堂出来的。”礼叔也读过几句书,他是看过家谱的。

爹饮酒话多,见礼叔也爱听,就又讲竹叶青:“刚清朝的时候,山西有个念书人不肯在清朝仕进,也不肯意织辫子。他就当了羽士,又学了郎中。这个念书人把竹叶青古方重新调过,又好喝又健康养生。这小我叫傅山。我在杏花村见过他为酒厂写的四个字。”爹说着,特长指蘸了茶水在桌上写道:得造花香。

礼叔歪着脑袋看了半天,问:“怎样解?”

爹说:“竹叶青得造像花一样香嘛!”

大半夜,客人们走了,茶堂屋冷僻下来。爹酡红着脸,望着两个空酒瓶,跟娘说:“竹叶青,你也该喝一杯的。”

娘没饮酒,脸也是红扑扑的,笑眯眯地说:“我喝一杯,客人就少一杯了。”

梁尔源《爸爸的萝卜白菜》选段

油灯下,爸爸开始计帐

把算盘拨作声响

是他生射中唯一的骄傲

毎天老是一下五去四

二上三去五,噼里啪啦

今天卖出萝卜一担,白菜五十斤

今天买进土布二丈,食盐三斤

年复一年日复一天的算

一生也没把百口人

从萝卜白菜的命里算出来

纪红建《眺望》选段

多少次,我看到小木舟从江那边过来,总期盼着是爸爸返来。但每当小木舟泊岸时,带给我的老是失望。有个风雨交集的夜晚,爸爸敲响了家门。爸爸两手空空,还满身湿透。母亲问,怎样回事?爸爸说,没甚么,被雨打湿了。母亲不信,最后爸爸只得道出真相,本来他乘的小木舟快到岸时,被一个大浪打翻,他们死死地抱着小木舟,总算划到了岸边。爸爸说,带返来的一百个鸭蛋和在河东买的一只黑土猪仔被冲走了。但爸爸还是很光荣,他笑着拍了拍口袋说,200块钱还在,这是小孩们春节后的膏火。爸爸还说,每当刮风下雨,他也会站到湘江大堤上眺望家里,在心里念着,小孩们能否是宁静回家了,家里该不会漏雨吧,塑料窗户该不会被风吹掉了吧。在我的影象中,爸爸跟我们说得最多的,不是他在那里挣了多少钱,受了多少苦,而是石渚湖人是怎样怎样的质朴、仁慈、热情,不欺生,也肯辅助人。爸爸说,有天晚上刮大风,鸭棚和他们住的棚子都被大风翻开了,幸亏附近的平民及时赶来辅助,要不鸭子都要被大风吹走。

吴昕孺《爸爸》选段

爸爸追,我跑。这是之前村落里经常出现的画面,每次我都被他逮住,受他一顿好打。忽然有一次,我意外发明本身长劲了,爸爸居然追不上我。我得意地站在田埂那头,回望着他。他没追了,扯开喉咙骂,脸涨得通红,仿佛在流血。我忽然觉得爸爸好可怜,我乃至担忧爸爸会“流血”而死。不由自登时垂下头,我向爸爸走去,筹办承受他一顿痛打。但意外是,我越走近他,他的骂声就越小。当我走到他身旁时,他的诅咒变成了一句不太温存的关心:“快归去用饭,饭凉了。”

那次没有追上我,明显危险到了爸爸的自负。他今后不再追我、打我,连骂都少了。我开始步入“自然生长”的轨道,幸亏深埋地下坟中的祖宗没有因为我的不虔敬而不保佑我。

罗鹿鸣《爸爸》选段

您是岁月装订的线装书

风雨霜雪使你发黄了

您的繁体字总没简化

尽管读起来还得查字典

究竟是一段不可消逝的历史

卢年头《爸爸与船》选段

船头是爸爸待得最久的中央。爸爸打的是专打死水的撑篙网,网有几十斤重,用一根十多米的竹篙把网在水面撑开,此时母亲会将船向下水轻划。待竹篙收回,鱼网在水中渐渐靠拢,少许,爸爸就开始收网了。一边提网,一边发抖着网绳,直把鱼赶到网兜里去。傍晚收工时,爸爸总要把船头清洗一遍,尽管如此,终年累月,船头还是能看到爸爸双脚留下的淡淡印痕。到晚上,船在水中飘零,星星在天上闪灼,爸爸喜好躺在前舱的木板上,想一些他本身晓得的工作。有雨的日子,船头船尾都用竹篷讳饰,听雨敲击,叮咚有声,清楚可闻,直觉六合伸手可以触摸。

奉荣梅《少年花事》选段

最清楚的影象,是后院围墙茅厕边的两株西红柿,是爸爸种的。家肥雨水,把两株西红柿豢养得又高又密,年年西红柿挂满枝头。当瞥见西红柿由青变红时,素日缄默的爸爸,就会用他粗重的喉咙,收回温情的呼唤:梅崽,西红柿红了,去摘几个来,白糖拌了吃……弟弟便抗议道:别人家重男轻女,我们家重女轻男!我抗议!我把弟弟的抗议声抛在脑后,吃紧地提了竹篮,跑向园子。那些西红柿,躲在半人多高的枝叶里,我一个个翻开她们的盖头,当看到红了半边脸的就悄悄摘下来,一会就盛满半篮子了,随即我的高兴将另外一半篮子填满了。用清冷的井水泡洗,切成圆片,洒上白沙糖,端上红白相间的一盆,玩皮的弟弟喉咙里早伸出一只手来,一会就吃得满嘴是糖和着西红柿浓浓的汁。碗里的西红柿汤汁,是谁人年月最厚味的饮料,你一勺我一勺,吃完了还吧唧着嘴巴,意犹未尽,不亚于如今的一杯卡布基诺。

或许,当我们真正明白“爸爸”的全部寄义的时候,我们曾经要忍住眼泪去看望一个老人。

希望我们如山威严、似海柔情的爸爸永久健丰年青。

版权作品,未经受权严禁转载。湖湘情怀,党媒立场,登录华声在线官网或“新湖南”客户端,领先一步猎取权势资讯。转载受权:0731-84329818苏女士。转载须说明来源、原题目、著作者名,不得变更焦点内容。

[来源:新湖南客户端]

联系电话:无 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万人德扑